标签为 "webos" 的存档

关于Android、商业化和技术的对话

夜深人静之时是思维狂奔之时,但今晚罕见的有二位好友陪我胡思乱想。
今晚进行了两段对话,都可能上升到哲学高度。

但是同时记录两篇…实在是不好分类。一篇是技术哲学,一篇则讲的是历史和人的选择。
暂且先记录我关于Android的呓语…其实我说了一片胡话。
陪我说胡话的是孙金鹿童鞋,是个很萌的我很感谢的朋友,虽然交往时间不多。

对话的双方以颜色区分

touchpad甩卖中,780港币……

webos挺好,非常喜欢
可惜挂了,明珠暗投
当年我就断言,这东西给了HP好不了
Webos是最linux的操作系统,Android太山寨,但那也没办法

android不是很正确的道路么?为了商业的取胜总要折衷的

其实,google直接出处理器就好了
这是最正确的商业+技术路线……
他定义指令集就行。

那ibm会告它吧 

他和18M关系爆好啊,8.8.8.8不就是18M送的么

其实谷歌真可以基于ppc定义个指令集,ARM太乱而且起点低。要学x86,向下兼容。
那样就既可以保持硬件自由度,也可以编译程序了
Android还是个效率问题,太不低碳了,美国人思路……换日本人绝对不那么造。

其实中国人更聪明——集全国之力,联合设计。太高效了,缺陷就是容易扼杀创造力。君不见七八十年代,同一尺寸的电视都是一个电路,照相机简直如出一辙(单反抄海鸥DF系列,DF抄Minolta SRT101。单反抄海鸥4A、4B,4A、4B抄Rolleicord和Rolleiflex,其实海鸥4最像Rolleicord了……又偏题了!)

没有什么技术手段是完美的,同样的,也没什么商业技巧是一定成功的 就算是Google大神,也是会有滑铁卢的,比如Google Coupons这样的初衷很好但从未有人见过的白犀牛。 还如同18M的硬盘部门,脆弱的玻璃盘明明一切都算计到了,结果还是在玻璃的膨胀系数上翻了船。 当我在心中敲打着叮当响的如意算盘时,要向冥冥之中的混沌之帝祈祷。祈求南美洲蝴蝶的翅膀不要成为我生活中的暴风雨。

用另外一段对话里的,我说的一句话结束本文:“嗯,没有什么比和上帝捉迷藏更美妙的了。”

我向混沌中的上帝祈祷,愿你早日终结我的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