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下批量下载优酷视频

标题针对优酷,其实只要是flvcd支持解析的音视频网站都可以,比如常用的优酷、土豆、酷6、新浪播客、PPTV……现在已经支持72家音视频网站了。

http://www.flvcd.com/
在框里粘贴视频地址,然后点”开始GO!“
会出现很多地址,地址最下面有:高清模式解析。
我想下载清晰度高一点的视频,所以就点高清模式了。

点击“M3U列表”,下载play.m3u
$ wget -i play.m3u
出现很多ERROR 403: Forbidden.

试试加上User Agent,让服务器认为是浏览器访问:
$ wget –user-agent=”Mozilla/5.0 (Windows; U; Windows NT 6.1; en-US) AppleWebKit/534.16 (KHTML, like Gecko) Chrome/10.0.648.204 Safari/534.16″ – i play.m3u

合并文件:
$ mencoder -oac pcm -ovc copy -idx -o output.flv `ls`

这篇关于批量转换flv到avi的博文有一定参考价值:
http://blog.csdn.net/hercaffe/article/details/6180133

旁门左道三千不如官方文档一次

最近重装Linux(上次是从06年升级到现在的Debian,因为换硬盘也想换个工作系统尝试尝试)遇到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在Arch Linux下怎么连接VPN。

Debian下编辑/etc/ppp/peers/<TUNNEL>文件的经验,在Arch上无效了……ifconig -a看样子是有ppp连接了,但是浏览器还是没法走VPN通道。

Google到Linux文档的共同特点一般都是,少而且老。其中某一些还在Redhat9和Kernel2.4上考古,另一些则是验证了我尝试失败的经验的正确性……

正在无奈之际,到官方Wiki上搜了一下。结果按官方Wiki的文档,很容易找到了解决方法。原来还是要更新路由表。

事儿解决的还算顺利,安装过程中没少参考Wiki,但是安装完成后遇到问题就抛掉Wiki了。官方文档有系统性和专业性的特点,而且通常比较新。(当然也有例外,现在已经Kernel 3.1.1了,官方Wikipeida的无线网络链接的介绍还停留在Kernel 2.6)在大多数时候遇到问题,善用官方Wiki是省时省力的解决方案。

光场相机的背后——光场理论及成像应用

Lytro的Light Field camera最近很火,本来想写下原理的,但是发现了一篇文章写的不错,直接转过来就可以了。原帖地址

所谓光场,即是空间中任意点发出的任意方向的光的集合。光是载体,携带了物体的信息,在3D空间中任意一束光我们用5个参数来定义,位置坐标x, y, z和方向坐标角θ,φ。如图1所示: 如果将目标锁定为一个观测的物体,将自身限制在物体的周围,由物体发出的光线的所有集合就可以用4D来表示(图2的方式定义光线),并定义为4D光场。Marc Levoy的光场理论就是基于上述表示方法之上的。

3D空间任意光线的5D坐标表示

光线的4D坐标表示

Light field rendering理论

所有的光场理论的应用基础都是Light field rendering的思想和实现。如图(a)所示, 在目标物“龙”的周围我们可以拍摄不同位置不同角度的图片。在图(b)中黄色位置和红色2代表的位置上拍摄物体龙的信息基本相同,但是由于视场不同黄色位置获得的图像视场小于红色位置2,但是获得的细节信息多于红色位置2,而红色位置1和红色位置3拍摄的图像包含部份黄色位置拍摄图像的信息,因此通过计算可以通过红色位置1,2,3的图像中部分信息计算出黄色位置拍摄的图像的全部信息。由此,我们可以不在黄色位置拍摄图像,而通过红色位置1,2,3的图像计算出他的图像。根据这种理论,通过在物体周围拍摄到足够的图片(如图(b)),形成物体的光场如图(c)所示,就可以获得任意位置拍摄到的图片,而无须真实的拍摄,从而获得“龙”的所有信息。

通过这个理论我们可以根据需要和目的,制作成不同的产品,将其应用到不同的领域。

光场相机(镜头阵列)

镜头阵列—前视

通过上述相机,可以一次同时拍摄出不同景深的照片,而普通照相机是无法获得这么多不同聚焦点的图片的。

3. 三维重建

通过物体高速旋转,拍摄一周不同视角的图像,再通过计算合成物体的三维立体图像。

采用光场的理论进行三维重建与传统三维重建方法相比有很大的优势
(1)所需计算资源很小,因此便于进行实时处理,在工作站或个人PC上就可以实现实时的三维重建
(2)不会因交互重现的物体的复杂性而提高操作难度和计算复杂度
(3)片源可以源于不同的途径,真实的或虚拟的场景都可以,例如数字照片图像或者虚拟的图像。

总之,普通相机镜头是通过中央的透镜聚焦光线,并反射到一个传感器上成像的,所以拍出的照片只有一个焦点,其性质必然只有一个重点。光场相机(light-field camera)或其他的应用,基于光场理论,当对同一物体从不同的视角进行观测后,可以计算出新的视角的成像情况,而无须在该视角成像。

当然,光场离不开计算机技术,利用计算机技术经过对应的软件分析这些照片后,从而产生数以千计的中间图像并将每个图像无缝连接。如三维重建中,这些图像层层重叠就像薄片,形成一个三维的模拟图像,而图像的每一层都会有聚焦点。

光场相机的产生,具备广泛的应用前景。它可通过视觉媒体,应用于印刷或电视新闻及广告;可应用于安全和监视;也可形成多镜头摄影机,重新界定消费者摄影。

半夜传图——Nikon F3和Canon F1

Nikon F3和Canon F1

Canon F1是Canon的第一部专业单反,Nikon F3则是Nikon最受赞誉的专业级单反。

其实1971年推出的Canon F1应当和1971年的Nikon F2摆在一起,和1980年推出的Nikon F3对抗的当是1981年的NewF1。

但是它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点,比如都是专业相机(必然),具有专业相机的共同特点:可更换对焦屏、取景器、反光镜预升、取景器覆盖范围大(F1是97%,F3约100%)、横走涂覆金属快门,最高快门速度都是1/2000(《朝日照相机》测试F1的最高快门速度只有1/1433秒,Canon解释说是测试方法不同。F3为1/1660),都没有热靴(这也行!!!)

这两台都非常好用,我的F1是微棱对焦屏,拍人像非常合适。而Nikon F3是裂像+微棱对焦屏。在使用Nikon F3的时候我喜欢DE-2取景器而不是DE-3高视点取景器,因为DE-2的取景器放大倍率是0.8x而DE-3是0.75x,我觉得更高的放大倍率在取景舒适度上很有帮助。

Canon F1的测光采用追针测光方式,快门速度和测光追针在取景器中有显示(很方便),测光器件是CdS光敏电阻,测光范围是中央12%区域,可以算是点测光了。相机本身可以完全不依赖电池工作,但测光需要电池(唔,显然)而且电池非常难配且昂贵(PX625 1.35V电池)

而Nikon F3用的是最常用的SR44或者LR44…但是Nikon F3是必须要电池的相机,没有电池除了1/80的应急快门之外都要趴窝…而且Nikon F3有A档,在抓拍的时候比追针曝光可能还要快些。中央重点测光对一般应用来说非常方便,对专业摄影师来说可能不如点测光稳定。

其实我最追捧的专业单反是Pentax唯一的专业相机1980年推出的Pentax LX(也是金属钛横走快门,不约而同啊…)…也许是没有拥有的才是最好的…吧……

Leica M4P小露一脸

Leica M4P+35/2A

最近Leica M4P因其为2011徕卡奥斯卡-巴纳克(Leica Oskar-Barnack)最佳新人奖获奖者黄京(网名“吃土豆的人”)而身价倍增。黄京的获奖在摄影圈如此有震撼力,以至于某些出售Leica M4P的人把机身磨露铜,某些出售镜头的人把八枚玉敲碎了出售,因为黄京使用的是一个镜片有碎裂痕迹的八枚玉。(纯属玩笑,各位千万莫拿自己珍贵的Leica镜头尝试)

恰好,M4P也是我最近最常使用的相机。最满意它的是快门声轻,对比M6轻的很明显,比M3也应该略微轻一点。过片手感均匀。作为一台纯机械相机(Leica末代纯机械相机,出现于有TTL测光的M5之后,题外话:M5是好相机,只是探杆测光不可避免的增加了快门时滞,更致命的是CdS测光的硬伤),各种特性齐全(热靴,28MM-135MM线框),唯一没有的是自拍,自拍机拨杆处装了一个Leica红标,大概是Leica第一次在相机上附上它的可乐标吧。

M4P从1981年生产到1987年,但产量不大(共生产18057台黑机身及4334台银机身),但是现在市场价格并不高。应当是有一定的升值潜力的。

有leica迷援引路边社消息说:

许多徕卡迷认为M4-2和M4-P是早期徕卡M相机的分水岭。像早期的M1/M2/M3/M4,都有着徕卡经典的手工调整打磨和组装的“徕卡感觉”,而M4-2和M4-P是用并不昂贵的方法来制作高精度的机械,它们的一些调整也使得它们逐渐失去了经典徕卡所具有的柔软、平稳的过片手感。

《神话是如何缔造的?从徕卡旁轴相机看徕卡文化》

至少从我的使用感受来看,M4P的操作手感和快门声不劣于甚至可能部分优于M3,快门释放声则很明显的小于M6。

有人说M4-2偷工减料降低了成本,我是不赞同的。工艺改变的可能原因有很多,并没有M4-2的返修率高于别的型号的记录。M6TTL还大量引入塑料部件,也未见其身价降低。

 

不过,也只有Leica能引起这样的争议。正如M6TTL的速度拨盘改为大盘明明是方便了用户,还被逼着(也许Leica是暗地偷着乐——让你们多买一台相机的愿望实现了)出小盘的MP,把操作方式彻底倒回M3才罢休。因为方便——不像Leica。

有趣的鼠标行为记录软件IOGraph

IOGraph原名MousePath,看似挺无聊的软件其实还有点意思。原本是由莫斯科的设计师Anatoly Zenkov和Andrey Shipilov合作开发的一个小程序,主要用于记录他们在设计作品时鼠标在Photoshop的工作轨迹(俄罗斯人挺有才的哈,尤其是这方面),

点击这里去官网下载iograph,在windows下是绿色软件。

点击IOGraph窗口中心的圆圈按键即可开始记录。
IOGraph还可以设置是否进行鼠标点击统计、背景实时显示以及多显示器的支持。点击右下角的螺丝刀扳手按钮(这个按钮的作为设置的象征意义不言自明,和镰刀斧头一样的明显)就有设置选项弹出。

它是个免费的绿色软件!有For Windows, Mac OS, Linux的版本。实在是太妙了~

最后一张——我的1.25小时鼠标记录。Windows操作系统,主要用Canon DPP查看和简单处理图片。平时很少用鼠标,特地挑了查看和处理图片这种非鼠标不可的应用。

Leica随想

如果你用leica M认真拍过五卷胶卷,那么我相信,你一辈子都不会放下这个无可企及的摄影工具。

1、LeicaM并不一定是最专业的相机,我们能看到的职业摄影师的选择通常是大马三,无敌兔或者Nikon D3X。职业摄影中甚至连M9都没地位。把LeicaM抬到全面超越现代DSRL的高度,是不现实的神话。
2、LeicaM也绝对不是最方便的可交换镜头旁轴,Contax G2(AF、AE、自动卷片),Cosina ZeissIkon(AE),Hexar RF(AE、自动进暗盘)有时候甚至Cosina Voigtlander Bessa R系列(AE或带TTL测光)都比M更方便。

但是LeicaM就是一个象征。
如果你有Leica旁轴,就意味着它会在各种恶劣条件下保持正常工作、在无法保证正常工作的严酷条件下保证自身安全、在自身安全也无法保证的极端情况中保护胶卷平安。
网络上关于Leica相机在暴雨中抢拍到了数码相机不可能拍到的新闻、从高处跌落只有镜头的滤镜口有损等见闻甚多。甚至有种说法,在德国兴登堡号飞艇空难中,一台废墟中的Leica相机保护住了舱内的胶卷,并在此后成功冲洗出来。

如果你有Leica旁轴,就意味着你有了世界顶尖的光学品质。M卡口的任何一支镜头——无论是原厂还是副厂的,品质都是毋庸置疑的。有人说“Leica镜头没有好坏之分只有风格差别”,我以为这句话一点也不夸张。Leica原厂镜头的专业素质暂且不提,无论是Minolta的M-Rokkor系列,Konica的M-Hexanon,还是Cosina Voigtlander的VM和日蔡ZM系列镜头,都有不输于同焦段任何一支镜头的光学表现。这些镜头的评价也颇高。究其原因,除了旁轴法兰距短,光学设计限制少外,估计也有生产、设计商对Leica的一份敬畏,对M背后代表着的卓越品质的追求。

优秀的相机不止Leica能生产出来。但是没有Leica的时候,我总会想,如果我握着的是Leica怎么样。
选择leica,就再也没有退路,只能义无反顾的的追求卓越。

手握布列松的相机,是否能与布列松一样定格决定性的瞬间?

也许有一天,你能为这个世界续写你自己的光影传奇。

 

 

 

Google系列全自动更新hosts脚本

朋友的blog里见到了由FGQI Snake制作的Google系列全自动更新hosts脚本,可以在国内的网络环境下不使用特殊手段访问Google plus等Google服务。

还是比较有吸引力的,但是朋友那里的下载链接是u115的,需要注册才能下载。压缩包才6k,把文件转载到这里同时提供坚果铺子下载,免注册。

某些杀毒软件会报毒,大概因为涉及到修改hosts这样的敏感操作。其实是没有影响的。

所有版本提供一个压缩包,其中包括:
完整版本(包括Youtube) 新加了Youtube、Google Music地址,Google+ 游戏
有Google但没有youtube的版本
只添加Google+ 游戏的脚本

合集下载地址

ZeissIkon旁轴相机的取景测距器

自从摸了一下ZeissIkon就开始惦记它的取景器。
ZeissIkon的取景器又大又明亮,线框清晰,比Leica M系列还要好。放在眼前就和没有隔着玻璃一样。
我的Leica M4p的取景器和Canon7差不多一样——虽然相较单反任然极为明亮,但和ZeissIkon那种视同无物的感觉相比就差些了。 (更多…)

关于Android、商业化和技术的对话

夜深人静之时是思维狂奔之时,但今晚罕见的有二位好友陪我胡思乱想。
今晚进行了两段对话,都可能上升到哲学高度。

但是同时记录两篇…实在是不好分类。一篇是技术哲学,一篇则讲的是历史和人的选择。
暂且先记录我关于Android的呓语…其实我说了一片胡话。
陪我说胡话的是孙金鹿童鞋,是个很萌的我很感谢的朋友,虽然交往时间不多。

对话的双方以颜色区分

touchpad甩卖中,780港币……

webos挺好,非常喜欢
可惜挂了,明珠暗投
当年我就断言,这东西给了HP好不了
Webos是最linux的操作系统,Android太山寨,但那也没办法

android不是很正确的道路么?为了商业的取胜总要折衷的

其实,google直接出处理器就好了
这是最正确的商业+技术路线……
他定义指令集就行。

那ibm会告它吧 

他和18M关系爆好啊,8.8.8.8不就是18M送的么

其实谷歌真可以基于ppc定义个指令集,ARM太乱而且起点低。要学x86,向下兼容。
那样就既可以保持硬件自由度,也可以编译程序了
Android还是个效率问题,太不低碳了,美国人思路……换日本人绝对不那么造。

其实中国人更聪明——集全国之力,联合设计。太高效了,缺陷就是容易扼杀创造力。君不见七八十年代,同一尺寸的电视都是一个电路,照相机简直如出一辙(单反抄海鸥DF系列,DF抄Minolta SRT101。单反抄海鸥4A、4B,4A、4B抄Rolleicord和Rolleiflex,其实海鸥4最像Rolleicord了……又偏题了!)

没有什么技术手段是完美的,同样的,也没什么商业技巧是一定成功的 就算是Google大神,也是会有滑铁卢的,比如Google Coupons这样的初衷很好但从未有人见过的白犀牛。 还如同18M的硬盘部门,脆弱的玻璃盘明明一切都算计到了,结果还是在玻璃的膨胀系数上翻了船。 当我在心中敲打着叮当响的如意算盘时,要向冥冥之中的混沌之帝祈祷。祈求南美洲蝴蝶的翅膀不要成为我生活中的暴风雨。

用另外一段对话里的,我说的一句话结束本文:“嗯,没有什么比和上帝捉迷藏更美妙的了。”

我向混沌中的上帝祈祷,愿你早日终结我的苦难。